东亚期货

毅思体育网
您现在的位置: 股票配资  >> 体操专栏 >> 正文

让事实“开口说话”——法医工作体验日记


作为一名跑了3年公安线的记者,我对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法医高建勋、俞定羊和张斌并不陌生。如今公安破案特别讲究“证据链”完整。法医鉴定这一环,在破案中起着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。走进法医的世界,使我看到了另一个天地。

4月5日 晴

按照约定,我来到刑侦大队采访法医,我的心情有点忐忑,一路思考着该提些什么问题。

走到我面前的这位名叫高建勋的警察看上去年龄在四十岁上下,短发,略胖,表情有些严肃。我们握了手,他带我进了工作室,先是忙着制作了一份鉴定书。

接下来高建勋对我讲述了3年前的一个案子。

2009年7月的一天傍晚,我区某幼儿园一名3岁小男孩欢欢在医院死亡,死因不明。“我们赶到医院时,医生说孩子在送到医院时已没了呼吸和心跳,他们抢救了40分钟,孩子没能复苏。”高建勋介绍,他们初步判断小男孩死亡时间不长。同时发现孩子的前额部有2处新鲜擦伤,背部有一处皮肤擦伤已结痂,可是这两处伤势并不足以致死。

这时,他们又发现孩子颈部有一条压痕样索沟。可医生却说压痕可能是抢救时使用的氧气吸管压迫造成的。

事实是否如此呢?他们进一步分析,孩子颈前部索沟宽窄不一,伴有纵形擦伤痕。这表示造成伤痕的“绳索”不光滑,稍有粗糙,质地相对柔软,压迫时伴有扭转。而氧气吸管为光滑圆柱形,显然这个解释并不能成立。

为了找出孩子死因,法医向孩子家属提出解剖要求。但伤心欲绝的孩子父母一时不肯同意。接下来相关民警开始对他们做思想工作,高建勋和同事们则连夜勘查了孩子被人发现的现场。“在现场,我们找到了3大疑点。”首先,索沟由颈前部经耳后向上提空,符合缢吊形成,可发现地点不具备缢吊条件;孩子上衣背部有一新鲜破裂口,但发现地点却没有形成该破裂口的条件;孩子穿的是短裤,短裤上尿液浸湿面积较大,而发现地点地面干燥,没有一点尿斑。“如果这确实是发现小男孩的地点,那只能是抛尸地点。如果这不是发现地,那指认该地点的人是有意在说谎,无论哪种情况,都有问题存在。”法医的判断,给刑侦民警提供了破案方向。

与此同时,经过一整天努力,欢欢父母在孩子死亡26小时后终于同意解剖尸体。尸体解剖连夜进行,次日凌晨1时,高建勋和同事们得出明确结论,欢欢死于颈部缢吊引起的窒息。

颈部索沟、窒息征象、尿斑、衣服破裂、发现地点,种种迹象表明,有人在隐藏一个重大秘密,一个事关欢欢死亡原因的秘密。刑侦民警根据法医的判断,很快揭开事情的真相。幼儿园老师刘某交代了事实经过:当天下午4时半,其他孩子陆续被家长接走,剩下的孩子由她负责看管。不久,3岁的欢欢不见了,刘某在一教室找到了正在窗台上玩耍的欢欢。欢欢两只脚踩在窗台上,面朝窗户,双手抓着防盗窗铁栅栏。刘某很生气,用小棒朝欢欢头上、背上连敲几下。欢欢转身时,两脚突然从窗台滑落,淡蓝色的背心挂在窗户铁钩上,双手双脚还在乱蹬,但没几下就不动弹了。刘某上前抱下欢欢,发现孩子已经没了气息。为了逃脱干系,她谎称在杂物间发现了欢欢……

此期货配资 共有2页

编辑:王未未

毅思体育网